萌花的二号机

一号机@萌花,转移阵地中

突然欧气?

我就是做个日课,三发350,原来350这么厉害的吗??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二天·下篇

阵地转移中,把以前的文章都搬过来,一号机 @萌花

————————————
  
  加州清光觉得有哪里不对。
  
  划重点,是加州清光,不是小清光。
  
  之所以化成小孩子的样子,一是为了减少灵力损耗,二是因为冲田总司喜欢小孩子,只要他们想变回来还是能变回来的。
  
  所以说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小孩子更容易打消人的戒心,却也更让人不放心。
  
  “——所以你想说这就是冲田君又不带我们出任务的理由?”
  
  是的,又。
  
  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啊,大概是的。”小清光伸着白白嫩嫩的小爪子看着已经开始褪色的指甲,一边可惜居然忘了带上指甲油,一边回道,“——不过,你会乖乖待在屯所里吗?”
  
  小安定马上反问:“你会吗?”
  
  虽然敬爱冲田君,可也不是什么话都会乖乖听的好孩子哟。
  
  虽然打刀夜战及不上短刀和胁差,已经大概摸清了罗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清光和安定还是一致认为这玩意儿并不难搞——反正肯定没有四花短或者五花枪难搞。
  
  然而我们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神奇的存在,叫做乌鸦嘴。
  
  这个时候的冲田总司还只是以为他的刀成精了,对时之政府和自称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时间溯行军之间的那档子事儿还什么都不清楚,也就更不可能知道什么叫刀装、夜战、御守之类的了。
  
  于是加州清光看着面前衔着短刀的骨蛇,终于想起来了哪里不对。
  
  ——作为一振二花打刀,他得在没有刀装、没有御守的情况下,跟面前的四花短和五花枪,一骑单打。
  
  不对,他连骑都没得骑。
  
  有谁还特么记得这是夜战??
  
  加州清光紧握着灵力所化的本体——他真正的本体还在冲田总司身上——心想,啊,真是背到家了。
  
  就不知道跟他分头行动的大和守安定是不是也这么背。
  
  毕竟,这玩意儿是真难搞。
  
  虽然不是后世那些复制品,但加州清光在解决完这些溯行军和大和守安定会面的时候还是衣衫不整地顶了个显眼的中伤标志,还黄脸了。然而对面那一袭新选组羽织的少年却一脸神清气爽,身上甚至连个小口子都看不到。
  
  加州清光:……
  
  为什么他连真剑都爆了这家伙却嘛事没有还神清气爽?!
  
  “你怎么弄成这样?”大和守安定有些疑惑,“不过是些杂鱼,你……好的我知道发生什么了先把刀收回去好吗冲田君说我们要和谐相处。”
  
  “杂鱼?!”加州清光终于没忍住叫了出来,“你管两振四花短刀和五花高速枪叫杂鱼?!谁还记得我是二花打啊!啊?!”
  
  大和守安定被他吼得虎躯一震,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平静道:“你真倒霉。”
  
  加州清光这次真的黑脸了。
  
  然后他看到,大和守安定的头上,缓缓地、缓缓地冒出来了一个大毛球。
  
  还在抖。
  
  加州清光:?!!
  
  “卧槽卧槽安定你头上长球了啊怎么回事你是被毛球妖怪附身了吗?!”
  
  ……毛球妖怪是个什么鬼啊。
  
  大和守安定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接着他转过身,一只手把站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小东西拎了起来。
  
  “噫——”
  
  ——那是一只萤草。
  
  “小草乖。”容貌清秀的少年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这个哥哥也受伤了,他很可怜的,你能帮帮他吗?”
  
  “好、好的!”
  
  这只草立马严肃了起来,挥起大毛球(bushi)就要施展治愈之光,加州清光一惊,连忙道:“等、等等——!”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你是想以这幅模样去见冲田君吗?”
  
  加州清光秒怂。
  
  绝不能让冲田君看到这样一点都不可爱的样子!
  
  “啊,我说……”
  
  “你说。”
  
  “你是怎么捡……碰到她的?”这可是在京都啊,谁能随随便便在京都的大街上捡到一只萤草啊?!
  
  “我本来以为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大和守安定一只手摸着下巴,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她被一个罗刹袭击,我刚打算过去救人,然后她叮了一下……”
  
  “叮了一下?”
  
  “对,叮了一下。然后那个罗刹就直接变成渣……变成灰被风吹走了。”
  
  加州清光:……
  
  黑发红眸的少年看着娇小的小萝莉模样的小妖怪,内心一片卧槽。
  
  “你特么是在逗我??”
  
  “……爱信不信。”
  
  #看什么看!你爸爸就是你爸爸!#
  
  不过,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他们既然遇见了溯行军,那么出来执行任务的冲田君也说不定会遇见。冲田君现在对这些事情一概不知,也并没有质疑主人实力的意思……可还是怎么想怎么担心。
  
  “——带上她么?”
  
  “有奶妈不带你是不是傻?”
  
  “……喂。”
  
  只需抬头看,京都那墨黑夜幕之上嵌着的鎏金圆环,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灯。
  
  事实证明,带上萤草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虽然还是没看到冲田君(……),但却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罗刹尸体,以及——被溯行军包围的土方和原田。
  
  “土方先生!原田先生!”
  
  把萤草放在安全地带,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冲过去几下解决了围攻两人的溯行军。普通溯行军并不难对付,只是不具有灵力的普通冷兵器对它们起不了作用而已。不过,这边竟然连一个三花以上的溯行军都没有,那就说明——
  
  啊,这么一想,我还真是倒霉啊……
  
  啊,这么一想,清光那家伙还真是倒霉啊……
  
  “土方先生、原田先生,你们没事吧?”
  
  大和守安定将本体回鞘,看向两个露出惊讶神色的人。原田皱着眉,眼前这个穿着蓝白山字纹羽织的少年的面容与那个孩子的面容重合到了一起,他又看向加州清光,不敢置信道:“你们、你们是清光和安定?总司的刀?!怎么变成——”怎么突然长得这么大了?!
  
  “啊,是我们没错,这个说来话长了……”加州清光有些苦恼要怎么解释,“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治疗一下身上的伤吧?小萤草……”
  
  “等等!”土方蹙着眉,冷声打断他,“也许在总司回来之前,你们会更愿意解释一下刚才的怪物是怎么回事?还有——”
  
  他抬头,纯紫的双瞳中稳稳地嵌着一轮鎏金的圆环。
  
  “——天上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是……等等土方先生你能看见吗?!”加州清光真的被吓到了。
  
  “那么显眼为什么看不见?原田——”
  
  “土方先生。”
  
  原田左之助认真的看着他,一只手指着天空。
  
  “虽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怎么可能啊那种事情!那里明明就——”土方的话突然顿住,他转过头来,露出那属于新选组“魔鬼副长”的冷厉神情,一字一顿道,“那么,好好解释一下吧。”
  
  “总司的刀。”
  
  加州清光沉默捂脸。刚刚才被萤草奶成樱吹雪的他头上又挂了个惨兮兮的黄脸。
 
  他还能说什么?
  
  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迟疑道:“冲田君……”
  
  “啊,刚才那些怪物突然出现的时候,有一个罗刹趁乱逃走了。”回答的是原田,“总司去追那个罗刹了,这时候也该回来了……”
  
  大和守安定瞬间想起了那个被萤草叮成灰灰的罗刹。
  
  “是、是吗?”大和守·冲田头号迷弟·安定突然开始心虚,“那冲田君,可能得白跑一趟了……”
  
  “为什么?”土方冷着一张脸,连声音也是冷的,“你们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心虚的大和守安定:……
  
  我们知道的可多了,但不能跟你说啊。
  
  “哎呀哎呀,可真凶啊。”熟悉而亲切的声线微微上扬,拉长的尾音中带着笑意,“对我家孩子也稍微温柔一点嘛,土方先生。——嗯?你们两个躲着做什么呢,不是说很想见到土方先生的吗?”
  
  青年带着玩味般的表情缓缓开口。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还不出来吗?”
  
  土方岁三瞬间睁大了眼。
  
  “……我就知道是你们。”加州清光放下捂着脸的手,“土方先生说能看见的时候,我就猜到是你……们了……”
  
  “喂!你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啊?!”面前披着新选组羽织的黑发小孩子鼓着一张可爱的包子脸,十分不满加州清光的反应,“不就是因为灵力暂时失调变成小孩子的样子了吗!给我收起你那可笑的表情啊,我可是帅气与实用兼备的刀……大和守安定你也是!”
  
  简、简直,简直可爱到犯规啊!
  
  “兼桑!不要跑那么快,等等我啊!”
  
  同样因为灵力失调而变小的堀川国广追了过来,因为本体是胁差的原因,此时的他看上去比小和泉守还要小上一圈。小堀川的怀里还抱着一件染血的诚字羽织,他天蓝色的双眼在看到土方岁三的那一刻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土方先生!兼桑!是土方先生啊!!”
  
  小和泉守果然被这一句话吸引去了注意力,也不再管加州清光是什么样的表情了,转身就往土方岁三的方向跑。然而也许是因为还没有习惯这一具小孩子的身体的原因,小和泉守才跑了两步,就“piaji”一下……摔倒了。
  
  他、和泉守兼定,帅气与实用并重的刀,在再次见到敬爱的土方先生时,摔倒在了土方先生面前。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啊啊啊兼桑你没事吧?!”
  
  土方岁三:……
  
  土方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摆个什么表情出来。
  
  听说这两个小崽子是他的刀??
  
  也许是因为身体变小而导致智商也跟着变成了小孩子心性,小和泉守在被小堀川扶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居然是跑到主人面前委屈的求抱抱。
  
  土方岁三:……
  
  “兼桑!不能这样啊!土方先生会很为难的……”
  
  土方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
  
  “诶?真是的,那时候清光和安定也没有向我要抱抱啊。”冲田总司一副可惜的表情,“现在长大了,不能抱了啊。”
  
  “冲田君——!”
  
  土方岁三还是没有抱小和泉守,小堀川怀里染血的羽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啊,这个。”冲田总司摸着下巴,“这是那个罗刹的。安定说的对啊,我确实白跑了一趟呢。嗯?”
  
  这一声“嗯”是对着大和守安定的。
  
  大和守安定觉得这事儿很难说清楚,于是直接指着地上的罗刹尸体让萤草叮。
  
  “叮~”
  
  地上瞬间只剩下染血的羽织。
  
  冲田总司:“……原来如此。”
  
  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毁尸灭迹(bushi)必备啊!
  
  没得到抱抱的小和泉守很不开心。
  
  小堀川觉得心很累。
  
  土方也觉得很心累。
  
  他刚想起来刚才的事情还没得到解释,转头看去,却发现两个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小小的团子。
  
  土方岁三:……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
  
  冲田总司看着那边哄着小和泉守的小堀川,又看了看自家的两个包子,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然后露出了一个和(gao)蔼(shi)的笑。
  
  “呐,”
  
  他笑着说道,
  
  “——要抱抱吗?”

脑洞——丢入海中的精灵宝钻

  我必须得说我写的时候都在脸痛。

        二梅:委屈得简直要哭出来_(:зゝ∠)_
————————————


        精灵宝钻灼烧着他的手,Maglor痛苦地将它丢入海中,他心中充满了痛苦与懊悔,与此同时,他听见海中传来一声悲惨的痛呼。
  
  ——那听起来不是一般两般的痛。
  
  Maglor愣了一下,接着他看到那颗本该沉入海中的精灵宝钻被抛出海面,一条漂亮的鱼尾高高跃出,重重一尾巴打在精灵宝钻上,使得它以被扔入海中时还要快的速度飞了回来。
  
  Maglor愣愣地看着飞回来的精灵宝钻,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避,于是那颗精灵宝钻就直直地、十分精确地、带着愤怒的力道砸在了他的脸上。
  
  ——伊露维塔啊!!!!!
  
  这简直是日了魔苟斯!
  
  他一瞬间十分理解那声惨叫,因为他也差点叫了出来。
  
  “神经病啊?!不知道不要往海里乱扔东西吗!下次再看到你我直接去找乌欧牟大人把你告到额冠都戴不起!!”
  
  Maglor看着漂亮的鱼尾跃起又落下,心里简直有一万头安卡拉刚飞奔而过。他咳了一声,吐出混着血的牙齿,看到了脚边那一枚闪闪发光的精灵宝钻。
  
  Maglor:……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立个flag

b站看了暗影魔多通关全程,心里超复杂。
费家万年不出闺女,好不容易摊牌有个宝贝闺女了吧,虽然是同人游戏里的,那也是个闺女啊。
结果就这么没了。
就这么没了!!

托老diriel的设定我也很喜欢,但是这个设定被废了,费诺的闺女?不存在的。

不知道二梅在中土那么多年能不能整个闺女出来【喂

如果这个闺女在伊瑞詹城破时逃了出来,她也许会遇见二梅,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中洲最后一个费诺里安,这也许多少会给他些安慰。她肯定会很恨索大眼儿,也许会参与最后联盟之战,也许会成为和林谷双子一样四处打击半兽人的游侠,甚至也许会去护戒。同为费诺里安,她也许能在最后西渡的时候把二梅也给拖(?)劝回去,等摊牌重生了骄傲地对他说,Atar,我给你报仇了。

闺女多好啊。

我手痒,真的。

我脑洞开得止不住了。立个flag,我特么一定要把这个脑洞写出来。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二天·上篇

     阵地转移中,一号机 @萌花

——————

     ——这是雪村千鹤人生的重大转折。
  
  为了寻找失踪的父亲而女扮男装独自一人来到京都的可怜少女,在失足掉入狼巢之后,即将面对的竟然是——?!
  
  “这孩子看来昨晚睡得很好呢,脸上都印上榻榻米的痕迹了哦。”
  
  “诶?!”
  
  “别开玩笑,总司,他当真了。不……脸上并没有榻榻米的痕迹。”
  
  “阿一,你真不好玩。”
  
  话说为什么要对她一个撞破了他们机密的家伙开这种玩笑啊?!
  
  雪村千鹤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审问,心里头方极了。
  
  “我说,おき……お父さん你才是别玩了啊,明明是这么严肃的审问……”
  
  “哎?清光还没习惯吗?这可不行啊。不习惯可是很麻烦的啊。”
  
  “习惯不了啊お……お父さん。”
  
  加州清光一脸生无可恋。
  
  虽然土方先生给他们安排的身份是父子,但是要真的让他突然叫冲田君为父亲,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习惯啊!
  
  “哎,是吗?”冲田总司笑眯眯地看向另一边鼓着包子脸一脸正经的小安定,“安定?”
  
  “お父さん。”
  
  “为什么你这家伙这么……?!”
  
  “因为是父亲的命令啊。”
  
  小清光:……是在下输了。
  
  雪村千鹤已经目瞪口呆。
  
  什、什么?明明看起来也没多大,居然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吗!
  
  审问还没开始,雪村千鹤看向这位父亲的眼中就已经充满了崇敬。
  
  “……喂安定,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小清光压低声音,小小声地问着旁边的小安定。
  
  “就是要误会了才好啊。你以为土方先生为什么要给我们安排这样的身份啊?”
  
  “可是……”
  
  “没有可是。不要说话。没有看见在审问吗?”
  
  “……哦。”
  
  那之后的一个上午,小清光又在其他干部那里听到了不少情报。
  
  他觉得,这个历史似乎有点不对头。
  
  “喂安定,你认识那什么兰医雪村纲道吗?”
  
  “不认识。”
  
  “那罗刹是个什么鬼啊?”
  
  “不知道。”
  
  “那……”
  
  “不知道。”
  
  “……”
  
  “…………”
  
  “……我说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淡定啊?明明到处都不对劲好吗?”
  
  小安定停下脚步,站定给了抓狂的小清光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然后才道:“那你要怎么办?”
  
  小清光一愣:“啊?”
  
  “我说,就算知道和原本的历史不一样,我们又能怎么办?”
  
  不能怎么办。
  
  “所以说啊……”小安定叹气,“果然是智商跟着身体一样变小了吧?”
  
  “……喂!”
  
  “话说……好像昨晚带回来的那个家伙又闹了什么事情?”
  
  “啊……好像是想逃跑然后失败了。现在在审问。不过为什么又把我们叫过去啊?”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这家伙……!”
  
  两个人一路吵着走到了广间,正巧碰见斋藤一和昨晚被带回来的那个“少年”从里面出来。三番队队长对他们点了点头,示意道:“总司在里面等你们。”
  
  小清光和小安定进去的时候还听见了近藤局长懊恼的声音“竟然没能看出来是个女孩子”,不过这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两振刀分坐主人两侧,小清光刚习惯性地喊了声“おきた……”,一声“冲田君”都还没喊完呢,就听见自家主人带着长长尾音的一声“嗯?”,小安定马上顺溜地接了声“お父さん”,成功得到了主人的摸头杀表扬,“安定真乖。”
  
  小清光瞪大眼睛,内心一片卧槽。
  
  委屈巴巴~
  
  你个心机刀_(:зゝ∠)_
  
  小打刀的小表情成功逗笑了冲田总司,但他很快作出了一脸严肃的表情,正经道:“清光安定,这次找你们过来,是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需要你们的配合,你们能做好吗?”
  
  能让冲田君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那么一定是很重要的任务了!
  
  思及此,小清光和小安定对视一眼,郑重道:“请放心地交给我们吧!”
  
  “哎哎,真是好孩子~真乖。”冲田总司马上换上了标志性的狡黠笑容,“呐,左之,平助,新八,你们怎么样?”
  
  “放心吧你小子,早准备好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事。”
  
  “那么——土方先生?”
  
  土方皱着眉,他看了看主位上笑得开怀的近藤,“啧”了一声,还是无奈道:“随你们去吧。”
  
  小清光&小安定:黑人懵逼脸.jpg
  
  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任务吗??
  
  “啊,是这样没错……到时候你们就这样……对,就是这样,好孩子,真乖……”
  
  “等等、お……お父さん,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
  
  “お父さん,我们……”
  
  “哎,别露出那种表情嘛。”冲田总司微笑,“你们能做得好的,对吧?”
  
  而与此同时,因无意间撞破了新选组机密而被带回屯所、想要逃走却失败的失足少女雪村千鹤,正在进行身为一个乙女游戏女主的重大抉择,最终她选择的是——
  
  “去屯所里逛逛吧。”
  
  ——但雪村千鹤不知道的是,她的人生从此将在一条滚满了泥石流的大道上……一去不返。
  
  “诶,那边怎么那么吵……要过去看看吗?”雪村千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过去看看吧?”
  
  雪村千鹤被好奇心驱使着来到中庭,她所见过的大部分干部都在这里,她不敢出去,躲在檐廊后悄悄看着。
  
  那是……冲田先生和他的两个孩子?看起来好像很愤怒的样子,发生了什么?
  
  “你再说一次——你想要做什么?
  
  冲田总司沉着脸,他面前瞪大了一双葱蓝色眸子的孩子马上仰头大喊:“我要为母亲报仇!我——”他没说完,用宽大的袖袍抹了抹眼睛,那双凝聚着愤怒与不甘的眸子顷刻间变得通红,但孩子却仍然倔强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至少在雪村千鹤眼里是这样的。
  
  少女紧张地抓着柱子,好、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报仇?”年轻的父亲冷着眼,“就凭你的眼泪吗?”
  
  “父亲!”另一个孩子也大声道,“我们、我们是您的孩子!虽然母亲她身份卑下,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坚强的养育了我们……她告诉我们说我们的父亲是最厉害的武士,他会保护我们……”
  
  小清光声泪俱下,但一直都很严肃的群众演员原田、永仓和平助听到这里却齐齐偏过了头去,雪村千鹤以为他们是不忍,但其实——
  
  妈的,差点笑场_(:зゝ∠)_
  
  小清光抹了抹自己通红的双眼,继续道:“——可是你没有!总之、总之我和安定,我们兄弟两个,一定会为母亲她报仇的!”
  
  此时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来了不少队士。冲田总司沉默着,过了一会儿,突然取下腰间的两振刀,送到两个孩子的面前。
  
  “接着,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复仇的资本。”
  
  围观的队士一片哗然。
  
  “总司!”原田出声呵斥,“你这是在做什么?他们才多大呢!你——”
  
  “已经不小了。”冲田打断他,“我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手里的刀已经染过血了。——怎么,不是要报仇吗?连刀也不敢接吗?”
  
  小清光沉默地看着被送到眼前的刀。
  
  冲田君你是认真的吗?他是“加州清光”不是“大和守安定”啊!为什么要给他“大和守安定”却把他拿给安定啊?!
  
  冲田君你刚才是笑了吧?!
  
  在队士的喧哗之中,小清光和小安定沉默着接过了对方的本体,举起刀作出开战的姿势。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用你跟我自己打啊?”小清光眼眶周围红了一圈,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小声地对对面的小安定说道。小安定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眼泪越抹越多,嘴角扯出一抹笑:“那正好,我也好久没跟你手合了啊。”
  
  身为天才剑士冲田总司的佩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虽然不敢说在剑术上比得过自家主人,却也把自家主人的本事学去了七八。身为付丧神的他们优势要比人类大得多,即使变小了这一点也不会改变。因此,尽管事先被嘱咐过要收敛,尽管手中所持是对方的本体,已经很久不曾手合过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还是让围观的队士们吃了一惊。
  
  “那、那是冲田队长的三段突刺吗?!”
  
  “如此之快的反应速度,根本不像是两个小孩子啊!”
  
  惊呼声接连响起,就连早已知情的干部们也不禁瞪大了双眼。最后一刻,“大和守安定”的刀尖堪堪停在了小安定的脖颈前方,而“加州清光”则停在了小清光的心脏前方。
  
  “这、这……果然不愧是冲田队长的孩子啊!小小年纪便已……”
  
  “又是一代天才啊……”
  
  惊叹声久久不绝,而冲田总司只是眯起了碧绿色的眼眸,没有说话。
  
  群众演员永仓新八似是觉得不忍,皱眉道:“总司!做得太过了。”
  
  一番队队长看了眼震惊不已的队士们,唇边掠过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随即长叹一声,用低沉的声音缓缓道:“想当年,我也是在像你们这样大的时候……现在,你们也要走上这条路了吗?”
  
  年纪最小的藤堂平助低着头双眉紧皱,肩膀抖个不停。
  
  糟、糟糕!不能在这个时候笑出来!
  
  冲田挑眉看了他一眼,继续低沉道:“——意志很坚定,不过,暂时先死了这条心吧。”
  
  小清光瞪大通红的双眼,不可置信道:“父亲!为什么?”
  
  冲田总司一边腹诽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母亲啊一边将爱刀佩回腰间,沉着道:“刀不是为了仇恨而出鞘的。”接着他半蹲下身,伸手附上孩子还带着泪的脸,说出与刚才自相矛盾的话语,“你们两个——还是太小。”
  
  这戏剧性的发展让围观队士一片唏嘘。
  
  “你们跟我过来。”
  
  “……父亲?”
  
  “你们明天跟我一起去巡逻。”他一字一顿道,“从明天开始,我亲自指导你们。”
  
  “是,父亲!”
  
  躲在檐廊之后观完了全程的雪村千鹤紧紧捂着嘴,内心酸涩不已。她本是惊奇于冲田总司这么年轻就有了两个这么大的孩子,却没想到,背后的真相居然如此令人心酸……
  
  #冲田线·GameOver#
  
  “父子”三人走之后,几个群众演员干部喝退了队长们便跟了上去。一进广间,小清光和小安定就马上把袖子里藏着的生姜片和红辣椒抖了出来,小清光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冲田君,以后再有这样的任务,请务必允许我拒绝!”
  
  连“お父さん”都不喊了。
  
  “啊,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永仓新八和藤堂平助笑得腰都要直不起来了。“哈哈哈总司你——哈哈哈你们——”“真可惜阿一去巡逻了看不了哈哈哈哈哈——等他回来了、我一定,一定好好讲给他听哈哈哈——”
  
  话都捋不直了。
  
  原田虽然没有这两个这么夸张,但肩膀也一直在抖。冲田总司看着自己的同事笑得仿佛两个智障,爱刀又哭得心酸不已,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喂喂,我说你们,太过分了啊?”
  
  “哈哈哈我们的父亲是最厉害的武士哈哈哈哈哈——”
  
  “——我们的母亲坚强的养大了我们哈哈哈!”
  
  “喂喂!!”
  
  小清光和小安定辣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山崎给他们找来了湿毛巾,小清光万分心累地把自己的脸埋进湿毛巾里,泪流满面。
  
  “……一群戏精。”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一天·下篇

  一号机 @萌花 ,阵地转移中,把以前的文章都搬过来啦~
——————————

        夕阳西下,陪着自家主人与一群小孩子玩了一个下午的小清光与小安定含着主人给的金平糖,靠在墙上看着冲田总司一一与孩子们道别,一点也不舍得把视线移开。
  
  “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但好歹也算是成功了啊。”
  
  不需要奢求太多,能够再次回到冲田君身边,能够再次与冲田君一起战斗,就已经很满足了啊。
  
  即使清楚地知道以后的悲剧,但至少,这一刻的幸福是他们想要守护的。
  
  “毕竟,我们可不是那些复制品啊。”
  
  不是后世时之政府所复制的数不清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而是独属于冲田总司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不过啊,”小清光打了个哈欠,“既然我们算是成功了,那么那些家伙,应该也会很快跟过来的吧?”
  
  “那是当然的吧。”小安定想起了某位魔鬼副长一脸严肃的样子,再想想他的两振刀,微微挑眉,“……我还真有些期待呢。”
  
  还真是挺想看到,那张严肃的脸上出现震惊的神情,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哎呀——已经这么晚了啊。”
  
  和最后一个孩子道别,冲田总司回头,便看见了倚在墙边等他的小清光和小安定,狭长的碧绿眼眸弯成好看的弧度,他朗声笑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啊,现在可以走了哦。”
  
  “回屯所了吗冲田君?”
  
  “唔,我想想,现在糖店应该还没没关门……”
  
  “冲田君,糖吃多了会长蛀牙的啊。”
  
  “刀剑也会长蛀牙吗?真是神奇啊。”
  
  “明明就是在说你啊冲田君!”
  
  “哈哈哈……”
  
  ——结果最后还是抱了一堆糖回屯所。
  
  “冲田君对糖的执念……”
  
  “……还真是可怕啊。”
  
  不知道这个下午那个关于冲田总司和所谓“孩子的母亲”的悲惨爱情故事又演变成了什么样子,总之回去的时候,那些队士们看主刀三人的眼光复杂得简直可以上演一出琼瑶剧,就连那些知情的干部们,投来的目光里也充满了同情和心酸。
  
  小清光和小安定一脸懵逼。
  
  ——鬼知道你们都脑补了些什么啊!
  
  “冲田君……”
  
  “当没看到就好了。”
  
  “……您还真是心宽啊。”
  
  “本来就是没有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在意它呢?”青年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爱刀,语气轻松,“反正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啊,还能更好地掩盖你们的身份呢。是吧?”
  
  小清光和小安定一怔。
  
  “……是呀,为什么要去在意它呢。”
  
  “还愣着做什么?再晚些就赶不上晚饭了哦。”
  
  “是!”
  
  晚些时候,冲田总司似乎是接到了什么紧急任务,与土方岁三还有三番队队长斋藤一一起出去了,不仅一个队士都没带,甚至连小清光和小安定也没能跟着去。作为冲田君的佩刀,这让他们很是失落。
  
  今夜月明星稀,两个小小的孩子坐在中庭里看着那扇大门,像是下一秒就会有人推开它,然后笑眯眯地说“我回来了一样。”
  
  “哦?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带着些讶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回头一看,是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怎么,是在等总司回来吗?”
  
  两个人走过来,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真是的……要等也去屋里等啊。晚上寒气重,虽然是刀剑,但是现在有了人身,万一染上风寒什么的可就糟糕了啊。”
  
  小清光和小安定站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回屋里去。
  
  “那个……”
  
  “嗯?”
  
  小安定低着头,语气也有些低沉:“我们两个……是不是给冲田君添麻烦了?”
  
  “啊?”永仓新八有些诧异,“怎么会这么想?”
  
  “嘛……队士们私下里说的那些话,我们都是知道的。”小清光撇撇嘴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虽然冲田君让我们不要在意,可是……”
  
  不仅是无根据的悲情故事,还有对于他们两个的不满、对于冲田君的不满,如果不是他们的话,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又何必承受这些流言蜚语呢。
  
  这还不算什么。最糟糕的麻烦——还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到幕末时代的那些时间溯行军,一直要黏在冲田总司身边的原因,可不止是因为单纯对于主人的孺慕与思念啊。
  
  “我们担心冲田君啊……”
  
  虽然本体已经用灵力加持过,对付那些东西绝不成问题,但却还是忍不住心底的担忧。
  
  ——到现在为止,这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
  
  但这些他们可不能说出来。
  
  “什么啊,我说你们……”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听了这些话后,竟然笑了出来,“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们以为那是谁啊,总司那小子既然说了不会介意就绝不会理这些。——有副长管着呢。而且啊,能够看见你们出现在他面前,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不,我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不过话说回来,担心什么的……”原田左之助沉吟了一会儿,“你们知道总司他们今晚的紧急任务是什么吗?”
  
  小清光和小安定对视一眼,很诚实的摇头。
  
  他们本来以为是关于长洲的事情才会如此紧急,但是只有三个人出任务却又说不过去。
  
  “这样……”永仓和原田看起来有些苦恼的样子,“那你们——还保留着化成人形之前的记忆吗?”
  
  ——有事情。
  
  付丧神的直觉告诉他们绝对有内幕,犹豫了一会儿,小清光还是坦白:“全都记得。——从第一次被冲田君握在手里,到昨天晚上化形;都是有记忆的。”
  
  原田和永仓看起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近藤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就不用多解释啦,毕竟你们两个,也是砍杀过不少罗刹的啊。”
  
  并没有什么机密被透露的不满,近藤甚至笑着安慰他们:“那种东西可伤不了他啊,既然是总司的刀,也该对他有点信心吧。”
  
  “我们当然相信冲田君了!那可是冲田君啊!”小清光下意识地反驳,然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等等,罗刹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们说的是时间溯行军啊??
  
  “——哎呀,竟然一回来就听到这样的话,那我可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啊。”
  
  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在庭院门口响起,那人披着一袭浅葱色的羽织,碧绿的眸子如往常一样弯着。小清光与小安定马上就跑了过去,“冲田君!”
  
  “哦,回来了吗?”近藤点点头,又看向被斋藤一扛着的“少年”,有些惊讶,“阿岁,这是……?”
  
  “啊,没什么,只是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被看到了。”土方岁三皱着眉 ,“——先关起来吧,明早再来审问。”
  
  小安定看着被带走的早已晕过去的“少年”,也皱起了眉。
  
  这个时候……有发生过这件事吗?
  
  还有什么罗刹……
  
  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的小安定还没思考完,就被揉着头发的大手给打断了。“小孩子学土方皱眉做什么呢,”冲田总司毫不客气地揉着自家爱刀的头,“也多像你们主人我一样笑一笑嘛——对,就是这样 ;小孩子就是要笑起来才好看啊。”
  
  “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借用一下近藤先生的话——”
  
  “作为冲田总司的爱刀,也要对自己的主人有点信心吧。”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一天·上篇

         一号机 @萌花 ,阵地转移中,把以前的文章都搬过来~

————————————
  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天才剑士冲田总司,在昨天晚上,带了两个孩子回新选组的屯所,啊,并且其中一个还披着缩小版的新选组羽织。
  
  这个消息飞快的传遍了屯所。
  
  “是我的孩子哦。”褐发碧眸的青年对前来询问的队士这么说道,脸上是狡黠的笑意,“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什、什么?!冲田队长的……”前来询问的队士简直惊呆了。
  
  “是啊,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抱歉打扰您了!”
  
  冲田总司一手揽着一个奶团子,笑眯眯地看着那个队士跑远了。穿着新选组缩小版羽织的那个孩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冲田君,您……”
  
  还真是恶趣味啊。
  
  这已经是今天上午被骗到的第三个队士了。
  
  “啊,有什么不对吗?”冲田总司眼中笑意不改,悠悠道,“不这么说的话,难道要我如实宣布,你们是我的刀吗?”
  
  “也不是不可以啦,我和安定反正也不介意的。”黑发红眸的孩子想了想,居然很认真的同意了。
  
  “笨蛋清光给我住口啊。”
  
  “哈?!怎么突然就开始骂人了啊笨蛋安定!”加州清光瞪大双眼,很不爽的反驳了回去。
  
  “笨蛋清光,身体变小了,连智商也跟着下降了吗?”大和守安定一只手被主人牵着,一只手抱着自己的本体。带着黑色护腕的小手紧紧地拉着冲田总司的,像是怕这个人突然消失一样。
  
  “你才变笨了呢!冲田君!你看安定!”
  
  冲田总司并没有开口阻拦自家爱刀的争吵,只是愉悦地弯起了唇角,轻松道:“哎呀,清光和安定感情还真是好呢。”
  
  “才没有啊冲田君!”
  
  “谁想和这家伙感情好了啊,分去冲田君注意力的家伙。”
  
  “说的好像谁想和你关系好一样!”
  
  “哈哈哈,你们两个……”
  
  冲田总司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伸手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头。他素来喜爱小孩子,喜爱孩子们纯挚真诚发自内心的笑颜。虽然对佩刀居然化作了人形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但他无疑是最欣喜的一个人了。
  
  “真是啊,明明总司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啊,现在居然也要担负起照顾孩子的责任了吗?”
  
  午饭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近藤勇十分感慨的这么说道。虽然明知道是佩刀和主人的关系,但是在已为人父的近藤勇看来,这三个完完全全就是父子的相处模式啊。
  
  对于新选组的这群大老爷们来说,刀剑化成人这种事着实稀奇,因此一群干部们,甚至向来清冷的斋藤一都在往冲田总司这边看。被所有人围观的一左一右分坐主人两侧的清光和安定背挺得僵直,紧紧挨着自家主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近藤勇此话一出,各方视线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还更加明目张胆了。
  
  冲田总司顿了顿,放下碗筷挑眉道:“喂,我说你们,好歹也收敛点啊,吓到我家孩子了啊。”说完又对清光安定道,“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怎么动过筷子,虽然你们的主人穷,但是养你们两个还是养得起的。就算是壬生狼也不会苛待小孩子的啊,嗯?”
  
  整个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沉默片刻,近藤勇豪爽地笑了起来:“哈哈,小清光和小安定不用这么紧张的啊,这群家伙也没有恶意的,啊,难道是饭菜不合口味吗?不过话说……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刀剑的口味是怎么样的啊哈哈哈。”
  
  被点名的“一群家伙”安静如鸡。
  
  “那个……”小清光纠结举手,“并不是饭菜不合口味,而是身为刀剑之灵,我和安定并不用吃东西的……对不起冲田君我们错了我这就吃。”
  
  小清光的声音在主人笑眯眯的注视下越来越小,最后还是抱起了碗。
  
  “……笨蛋清光。”
  
  但是这次小清光并没有反驳。
  
  “都够了。”土方岁三忍住眼角的抽搐,冷静道,“要在新选组待下去,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是不行的。从今天起,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身份就是总司的孩子了,对外称作冲田清光和冲田安定,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当事人都没有意见我们能有什么意见啊。
  
  “而且,总司你早就在组里宣称他们是你的孩子了吧。”
  
  “还用什么宣称啊,他们本来就是我的孩子嘛。”
  
  “……给我安静吃饭。”
  
  沉默了片刻,广间里又响起了小声的说话声。
  “说到孩子的话,还真是……”
  
  “是啊,确实呢。”
  
  “哈,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呢?”
  藤堂平助狐疑的看向一脸深沉的原田左之助和永仓新八,结果却看到两人换上了不敢相信的表情道:“喂喂,你居然不知道吗?”
  
  “哈?我知道什么啊?”藤堂平助一脸懵逼。
  
  “虽然只有半天时间,但是组里上下都已经传遍了呢。”
  
  “说总司宠爱孩子,不仅给孩子穿队服,甚至还说亲眼看到两个孩子抱着总司最喜爱的佩刀。”
  
  “由此可见……”
  
  “总司一定是爱惨了孩子的母亲。”
  
  “但是造化弄人,两个人迫于身份不能在一起,孩子的母亲含泪香消玉殒,总司强忍悲痛将两个孩子带了回来,但其实一直都在强颜欢笑。”
  
  “……大概就是这样。”
  
  平助少年目瞪口呆。
  
  卧槽他居然不知道原来组里的人想象力这么丰富的?!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还觉得有点道理?!
  
  藤堂平助感到一阵后怕,要不是知道真相,他怕是也要信了。
  
  今天没有轮到冲田总司的一番队巡逻,因此用过午饭过后,他就给自己和小安定换上了常服准备出门了。小安定问他他们要去哪里,他笑眯眯地说:“我们去买糖啊。”
  
  自家主人有多喜爱小孩子,小清光和小安定是十分清楚的。因此在跟着主人买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糖之后,一点也不意外的来到了孩子们聚集的地方。
  
  “宗次郎!宗次郎来啦!”
  
  “宗次郎!今天也有糖吃吗?”
  
  “宗次郎!今天要玩什么呀?”
  
  “……”
  
  冲田总司马上就被孩子们给包围了。小清光和小安定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与安心。
  
  “真是的,这样就把我们给忘了啊冲田君……”
  
  看着主人脸上发自真心的笑容,两个孩子默默的在心底起誓,这一次,冲田君的笑容就由我们来守护吧。
  

【三白】Aredhel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才不听你的

        天知道我本来想的标题是“Aredhel邪魅一笑”……
        算了我怕凯三儿打死我……

——————
      【一】

  Celegorm时常会想起他们还在维林诺的时候。
  准备地说是想起那时的Aredhel。
  他们家生了一窝葫芦娃也没能盼来一个小棉袄,因此他们兄弟小时候特别羡慕别人家的妹妹,那种软软小小会撒娇叫哥哥的妹妹。但是当双胞胎出生的时候,他们绝望地发现,他们家大概是跟女孩子绝缘了。
  Aredhel比Galadriel出生得要更早,她是finwe的第一个孙女,也是他们的第一个妹妹。
  天知道当知道二叔家添了个妹妹的时候他们是什么心情。
  妹妹啊那是妹妹啊是软软小小的妹妹啊!就算是父亲十分不喜欢二叔也不能阻挡他们对妹妹的热爱!
  与父亲不同,二叔十分欢迎他们去看小妹妹。Celegorm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被Anairё抱在怀里,咿咿呀呀地叫。Anairё微笑地看着他们,温柔道:“她叫Irissё。”
  这个名字他记了一辈子。
  小小的Aredhel满足了堂兄们对于妹妹的一切幻想,她又软又可爱,会甜甜地叫哥哥。也许是因为都排第三,她跟Celegorm走得最近,但最后即使是Celegorm也不得不承认,妹妹这种生物真的是越大越不可爱。
  她很小的时候,会软软地叫“Celegorm哥哥”,等大些了,会骄傲地大声叫他“Celegorm!”,最后,当她能够持弓与他们策马同游的时候,她对他张扬一笑——
  “三子,过来。”
  
  
    
      【二】

  诺多的白公主是一个很傲……呸,骄傲地精灵。她虽然不是男精灵,但她活泼又聪明,调皮又灵敏。那么,让我们设想一下,假如在南埃尔莫斯的树林中……
  Eöl:“留下来,做这里的女主人吧!”
  小白:“我不要,我丑拒。Aredhel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才不听你的。什么?你不干?辣鸡,你又打不过我。”
  小白:“三子怎么还不回来……我都等大半年了。沙盖理安真的那么好玩儿吗?emmm算了,你不回来我自己去找你好了,你给我等着。”
  然而等到Aredhel向东穿过盖理安河到达沙盖理安时,那位身为沙盖理安领主的堂兄却告诉她:“Irissё,你来晚了一步,他们今早刚走,你没有在路上遇见他们吗?”
  哦,找三儿啊,真不巧你家三子刚走没多久,你没碰着他啊?
  这不废话吗。
  我要碰着他了我还在这作甚?
  “他们走得并不快,Irissё,如果你现在出发还……”
  “呵,”Caranthir看见他的堂妹露出一个冷艳的笑,“他是我谁啊?我为什么要去追他?”
  emmm可是你已经追到沙盖理安来了啊……
  “哦,当然,那么我的堂兄是否欢迎他远道而来十分疲累的妹妹在他的领地上小住一段时间?”
  “当然,我的妹妹。”
  ……Turko,祝你好遇。
  
  
      【三】

  Aredhel说住就住,就跟当初在希姆拉德一样。
  Caranthir觉得为了三哥的终身幸福应该做些什么,当即派信使去追Celegorm。至于刚多林?先不说他都不知道刚多林在哪个山旮沓里,Aredhel骑马从希姆拉德一路跑到沙盖理安,这个消息也迟早会传到Turukáno或者findekáno那里。
  而我们第一家族的三王子殿下此时正拿着弟弟给他的信陷入沉默。
  Celegorm一边为Aredhel追他追到沙盖理安而感动,一边又为Aredhel气到不肯追他而觉得很方。
  他拿着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觉得Aredhel的态度总结下来就一句话:三子,我不爽了,来啊,来哄我啊:)
  “去吧。”Curufin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我是过来人。”
  于是Celegorm又和信使一起回了沙盖理安。
  一如在上,他本来想对她说“你要跟我一起回希姆拉德吗?”但在真正见到她是脱口而出的却变成了:“你不回刚多林吗?听说Turukáno很担心你。”
  真的,他刚说完就后悔了。
  Aredhel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随即冷笑一声,“好啊,如你所愿。”转身走了。
  三子,你完了!
  Caranthir简直不忍直视了。
  Turko,你这样是要注孤生的!

【薄樱鬼×刀剑乱舞】土方组的第一天·下篇

前面的章节请走 @萌花

这里是可爱的二号机,转移阵地中

————————————

  小伙伴们开开心心地卖了虎哥这个队友,并表示十分愉悦。近藤局长看起来十分惊讶,他之前猜测过了每一个番队队长,却独独没有猜到会是自己的长曾祢虎彻。
  
  到底是局长,他只惊讶了一会儿就笑了起来:“竟然能够生出付丧神来,这么说我的长曾祢虎彻果然是真品吗?我就知道我没看错!”
  
  然而这边四只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都不好意思告诉他虎哥其实是赝品这个残忍的真相了……
  
  大家开始讨论起小和泉守和小堀川以及即将到来的长曾祢的身份问题,小堀川倒是听得很认真,并且时不时发表一些意见。可小打刀却坐在主人的旁边眼神飘忽,飘着飘着……就飘到了角落里的小妖怪身上。
  
  小妖怪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孤零零地发呆,看起来格格不入。也许是察觉到小打刀的视线,她也抬头看他,一刀一草对视了一会儿,小妖怪迟疑了一下,歪了歪头,松开自己的大蒲公英抬起手来……
  
  ——朝小和泉守比了个心心。
  
  嗯,阴阳师大人平常都是这样对大家做的,大家似乎都很喜欢呢!
  
  小和泉守:“——???!!”
  
  他猛地捂住脸。
  
  卧槽这他妈简直太可爱了根本就是犯规啊!土方先生你快看啊这里有只草在撩你的刀啊!
  
  谁让你朝我比心心了!自己有多可爱自己心里没点那什么数吗?!
  
  小妖怪看见小和泉守的反应,呆了一下,以为这个付丧神也不喜欢自己,又重新失落地低下了头。
  
  “兼桑?”
  
  小和泉守的反应将其他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他放下手故作镇定地应了一声,然而红红的耳垂却出卖了他。
  
  冲田顺着小和泉守的视线看去,了然地挑了挑眉,他抱胸道:“这个小妖怪……土方先生有什么意见吗?”
  
  萤草下意识地缩了缩。
  
  虽然萤草是妖怪,但已经见识过她治疗技能的土方心里其实是想把留下来。他们这群人过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日常执行任务都有可能再也回不来。无法挽救的队士会被送去进行变若水的实验,他们会活下来,却已经不再是人了。
  
  也许有这样一个妖怪在,能减少那种药的使用。
  
  “医师,正好接替雪村纲道的位置。”他看向萤草,“你愿意吗?”
  
  她看了看别过头去就是不看她的小打刀,迟疑着点了点头。
  
  开完会之后,小和泉守拉上小堀川和萤草一起先跑了,幼化的他身高不是很尽人意,这导致他跟小妖怪说话还要稍稍抬头。
  
  她似乎并不开心,可小和泉守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觉得直接问不礼貌,因为他们并不熟——好吧,就算她刚才给他比了个心心。
  
  “我……”他思考着措辞,“我想请你帮个忙。”
  
  小妖怪睁大眼睛,不知道哪一句让她严肃了起来:“好、好的!我一定尽我所能!”
  
  然而小和泉守却接不上话了。
  
  帮忙……有啥忙好忙啊……
  
  “我们要去找土方先生的小姓。”小堀川很适时地解围,“你知道,我们也是昨晚刚到的。加州和大和守说新小姓是个女孩子,”他露出一个纯良的笑容,“所以我们才来找你帮忙。”
  
  “等、等等?”小和泉守觉得有点子懵,“我怎么不……是的没错就是这样请你务必帮忙拜托了!”
  
  他一脸诚恳。
  
  可他还是不知道土方先生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新小姓啊!还是个女的!
  
  这怕不是个假历史哦。
  
  出于对这个小姓的好奇和小妖怪的干劲,他们还是去找了那个女孩子。而这位土方先生的新小姓——雪村千鹤,此时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饭,本来这不该是她的事情,但是之前原田君和藤堂君找到她,很诚恳地说:“如果你拒绝的话,那么今天的午饭就要轮到总司准备了。”
  
  雪村千鹤顿时陷入了沉默。
  
  “请交给我吧!”
  
  话说她明明是来找父亲的啊,怎么就变成新选组的厨娘了呢??
  
  “是、是这里吗?”
  
  “原田先生说在这儿……”
  
  “我看看……你们别推我——嗷!”
  
  雪村千鹤惊愕地看着这只滚到自己面前的浅葱色团子,连忙把他扶起来。他大概是撞到了鼻子,眼泪汪汪的,额头上也红通通一片破了皮,委屈巴巴的样子顿时就让雪村千鹤心疼了起来:“你没事吧?”
  
  “兼桑!”
  
  “和泉守!你还好吗?让我治……”
  
  “等等!”小和泉守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抵住萤草的大蒲公英,“我没事!”他睁大眼睛抬头看着雪村千鹤,“你、你就是土方先生的新小姓吗?”
  
  “诶?是、是的!”
  
  小和泉守眯眼看她。
  
  虽然是男装打扮,但也能很轻易地看出来这是一个女孩子,不过,他完全不记得土方先生在这个时候会突然多出来一个女性小姓啊!
  
  这果然是个假历史吧!
  
  这时候雪村千鹤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
  
  新选组里除了冲田先生的两个孩子,还有其他孩子吗?而且这件羽织……
  
  想到自己上次看到的伤情一幕,雪村千鹤心下一滞,这又是谁的孩子吗?她于是小心问道:“请问你是……”
  
  “我们是土方先生的养子。”他故意用了“我们”这个词,“你那是什么表情?可别以貌取人啊!我们也是不输于加……冲田清光和冲田安定的!”
  
  虽然说的是大实话,可在雪村千鹤看来,这更像是一个孩子因为被人而看不起而急于反驳的傲娇。
  
  ——所以说,这真的不是个假新选组吗?说好的凶恶残暴杀人不眨眼呢?
  
  小和泉守转过身去悄咪咪跟萤草咬了句耳朵,小妖怪听后认真地点了点头,看了看雪村千鹤,又悄咪咪跟小打刀说了两句,小和泉守的表情立马变了。
  
  “国广,你留在这里监督她,我们去找土方先生。”他极小声地跟小堀川说,瞪了一眼雪村千鹤,拉上小妖怪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厨房,留下雪村千鹤和小堀川大眼瞪小眼。
  
  “好吧,”小堀川仰头,甜甜一笑,“请问,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吗?”
  
  “——土方先生!!!”“什么?!”
  
  纸门突然被拉开,土方匆忙拿过旁边一张白纸盖在面前这张上,看向门口,恼道:“你们在干什么?”
  
  “土方先生我们有急事啊!”小和泉守拉着小妖怪气喘吁吁,“你的新小姓、那个雪村千鹤……”
  
  “——她不是人啊!”
  
  ……
  
  小清光伸开懒腰,满足地叹了口气。
  
  虽然敬爱冲田君,可原谅他们对冲田君做的饭实在是敬爱不起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代替冲田君准备了今天的午餐,他都想好好感谢祂。
  
  想着,他伸手捅了捅旁边的小和泉守,“喂,你刚才怎么回事?”他奇怪道,“一直盯着雪村看,她怎么了吗?”
  
  “你可别说了。”小和泉守一脸郁闷,“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雪村的问题,我去找土方先生,可是土方先生居然……”
  
  小清光慢悠悠道:“新选组里已经养了这么多非人,只要她无害,多养一个也没什么小姓而且我们还需要她来找雪村纲道——是吗?”
  
  “卧槽你怎么知道?”小和泉守一脸震惊,“你偷听我们说话?”
  
  “谁要偷听你们啊。”小清光脸上挂着迷之微笑,“你以为我没有去找过土方先生吗?”
  
  “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啊,忘了。”
  
  “加州清光!”小和泉守拍地怒起,“萤草!给我叮他!”
  
  “是!”
  
  “喂!你们来真的吗?!——等等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闭嘴!”
  
  窗外的吵闹让土方下笔的动作顿了顿,他看向一旁正替他整理文件的小胁差,“你不去吗?”
  
  “不,”小胁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这样就很好了,土方先生。”
  
  土方的视线又朝窗外看去,唇角不自觉勾起。
  
  “……是吗。”
  

转移阵地声明

大家好这里是二号机,一号机是 @萌花
因为一些原因一号机现在处于牺牲状态中,于是打算转移阵地,之前的文章会转移到这里。以及【薄樱鬼×刀剑乱舞】那个系列我真的真的没有太监啊!!QAQ晚一点就能把(土方组的第一天·下篇)放出来辣qwq
特此声明,一号机没有了我也很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