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花的二号机

一号机@萌花,转移阵地中

【薄樱鬼×刀剑乱舞】土方组的第一天·下篇

前面的章节请走 @萌花

这里是可爱的二号机,转移阵地中

————————————

  小伙伴们开开心心地卖了虎哥这个队友,并表示十分愉悦。近藤局长看起来十分惊讶,他之前猜测过了每一个番队队长,却独独没有猜到会是自己的长曾祢虎彻。
  
  到底是局长,他只惊讶了一会儿就笑了起来:“竟然能够生出付丧神来,这么说我的长曾祢虎彻果然是真品吗?我就知道我没看错!”
  
  然而这边四只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都不好意思告诉他虎哥其实是赝品这个残忍的真相了……
  
  大家开始讨论起小和泉守和小堀川以及即将到来的长曾祢的身份问题,小堀川倒是听得很认真,并且时不时发表一些意见。可小打刀却坐在主人的旁边眼神飘忽,飘着飘着……就飘到了角落里的小妖怪身上。
  
  小妖怪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孤零零地发呆,看起来格格不入。也许是察觉到小打刀的视线,她也抬头看他,一刀一草对视了一会儿,小妖怪迟疑了一下,歪了歪头,松开自己的大蒲公英抬起手来……
  
  ——朝小和泉守比了个心心。
  
  嗯,阴阳师大人平常都是这样对大家做的,大家似乎都很喜欢呢!
  
  小和泉守:“——???!!”
  
  他猛地捂住脸。
  
  卧槽这他妈简直太可爱了根本就是犯规啊!土方先生你快看啊这里有只草在撩你的刀啊!
  
  谁让你朝我比心心了!自己有多可爱自己心里没点那什么数吗?!
  
  小妖怪看见小和泉守的反应,呆了一下,以为这个付丧神也不喜欢自己,又重新失落地低下了头。
  
  “兼桑?”
  
  小和泉守的反应将其他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他放下手故作镇定地应了一声,然而红红的耳垂却出卖了他。
  
  冲田顺着小和泉守的视线看去,了然地挑了挑眉,他抱胸道:“这个小妖怪……土方先生有什么意见吗?”
  
  萤草下意识地缩了缩。
  
  虽然萤草是妖怪,但已经见识过她治疗技能的土方心里其实是想把留下来。他们这群人过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日常执行任务都有可能再也回不来。无法挽救的队士会被送去进行变若水的实验,他们会活下来,却已经不再是人了。
  
  也许有这样一个妖怪在,能减少那种药的使用。
  
  “医师,正好接替雪村纲道的位置。”他看向萤草,“你愿意吗?”
  
  她看了看别过头去就是不看她的小打刀,迟疑着点了点头。
  
  开完会之后,小和泉守拉上小堀川和萤草一起先跑了,幼化的他身高不是很尽人意,这导致他跟小妖怪说话还要稍稍抬头。
  
  她似乎并不开心,可小和泉守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觉得直接问不礼貌,因为他们并不熟——好吧,就算她刚才给他比了个心心。
  
  “我……”他思考着措辞,“我想请你帮个忙。”
  
  小妖怪睁大眼睛,不知道哪一句让她严肃了起来:“好、好的!我一定尽我所能!”
  
  然而小和泉守却接不上话了。
  
  帮忙……有啥忙好忙啊……
  
  “我们要去找土方先生的小姓。”小堀川很适时地解围,“你知道,我们也是昨晚刚到的。加州和大和守说新小姓是个女孩子,”他露出一个纯良的笑容,“所以我们才来找你帮忙。”
  
  “等、等等?”小和泉守觉得有点子懵,“我怎么不……是的没错就是这样请你务必帮忙拜托了!”
  
  他一脸诚恳。
  
  可他还是不知道土方先生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新小姓啊!还是个女的!
  
  这怕不是个假历史哦。
  
  出于对这个小姓的好奇和小妖怪的干劲,他们还是去找了那个女孩子。而这位土方先生的新小姓——雪村千鹤,此时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饭,本来这不该是她的事情,但是之前原田君和藤堂君找到她,很诚恳地说:“如果你拒绝的话,那么今天的午饭就要轮到总司准备了。”
  
  雪村千鹤顿时陷入了沉默。
  
  “请交给我吧!”
  
  话说她明明是来找父亲的啊,怎么就变成新选组的厨娘了呢??
  
  “是、是这里吗?”
  
  “原田先生说在这儿……”
  
  “我看看……你们别推我——嗷!”
  
  雪村千鹤惊愕地看着这只滚到自己面前的浅葱色团子,连忙把他扶起来。他大概是撞到了鼻子,眼泪汪汪的,额头上也红通通一片破了皮,委屈巴巴的样子顿时就让雪村千鹤心疼了起来:“你没事吧?”
  
  “兼桑!”
  
  “和泉守!你还好吗?让我治……”
  
  “等等!”小和泉守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抵住萤草的大蒲公英,“我没事!”他睁大眼睛抬头看着雪村千鹤,“你、你就是土方先生的新小姓吗?”
  
  “诶?是、是的!”
  
  小和泉守眯眼看她。
  
  虽然是男装打扮,但也能很轻易地看出来这是一个女孩子,不过,他完全不记得土方先生在这个时候会突然多出来一个女性小姓啊!
  
  这果然是个假历史吧!
  
  这时候雪村千鹤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
  
  新选组里除了冲田先生的两个孩子,还有其他孩子吗?而且这件羽织……
  
  想到自己上次看到的伤情一幕,雪村千鹤心下一滞,这又是谁的孩子吗?她于是小心问道:“请问你是……”
  
  “我们是土方先生的养子。”他故意用了“我们”这个词,“你那是什么表情?可别以貌取人啊!我们也是不输于加……冲田清光和冲田安定的!”
  
  虽然说的是大实话,可在雪村千鹤看来,这更像是一个孩子因为被人而看不起而急于反驳的傲娇。
  
  ——所以说,这真的不是个假新选组吗?说好的凶恶残暴杀人不眨眼呢?
  
  小和泉守转过身去悄咪咪跟萤草咬了句耳朵,小妖怪听后认真地点了点头,看了看雪村千鹤,又悄咪咪跟小打刀说了两句,小和泉守的表情立马变了。
  
  “国广,你留在这里监督她,我们去找土方先生。”他极小声地跟小堀川说,瞪了一眼雪村千鹤,拉上小妖怪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厨房,留下雪村千鹤和小堀川大眼瞪小眼。
  
  “好吧,”小堀川仰头,甜甜一笑,“请问,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吗?”
  
  “——土方先生!!!”“什么?!”
  
  纸门突然被拉开,土方匆忙拿过旁边一张白纸盖在面前这张上,看向门口,恼道:“你们在干什么?”
  
  “土方先生我们有急事啊!”小和泉守拉着小妖怪气喘吁吁,“你的新小姓、那个雪村千鹤……”
  
  “——她不是人啊!”
  
  ……
  
  小清光伸开懒腰,满足地叹了口气。
  
  虽然敬爱冲田君,可原谅他们对冲田君做的饭实在是敬爱不起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代替冲田君准备了今天的午餐,他都想好好感谢祂。
  
  想着,他伸手捅了捅旁边的小和泉守,“喂,你刚才怎么回事?”他奇怪道,“一直盯着雪村看,她怎么了吗?”
  
  “你可别说了。”小和泉守一脸郁闷,“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雪村的问题,我去找土方先生,可是土方先生居然……”
  
  小清光慢悠悠道:“新选组里已经养了这么多非人,只要她无害,多养一个也没什么小姓而且我们还需要她来找雪村纲道——是吗?”
  
  “卧槽你怎么知道?”小和泉守一脸震惊,“你偷听我们说话?”
  
  “谁要偷听你们啊。”小清光脸上挂着迷之微笑,“你以为我没有去找过土方先生吗?”
  
  “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啊,忘了。”
  
  “加州清光!”小和泉守拍地怒起,“萤草!给我叮他!”
  
  “是!”
  
  “喂!你们来真的吗?!——等等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闭嘴!”
  
  窗外的吵闹让土方下笔的动作顿了顿,他看向一旁正替他整理文件的小胁差,“你不去吗?”
  
  “不,”小胁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这样就很好了,土方先生。”
  
  土方的视线又朝窗外看去,唇角不自觉勾起。
  
  “……是吗。”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