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花的二号机

一号机@萌花,转移阵地中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一天·下篇

  一号机 @萌花 ,阵地转移中,把以前的文章都搬过来啦~
——————————

        夕阳西下,陪着自家主人与一群小孩子玩了一个下午的小清光与小安定含着主人给的金平糖,靠在墙上看着冲田总司一一与孩子们道别,一点也不舍得把视线移开。
  
  “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但好歹也算是成功了啊。”
  
  不需要奢求太多,能够再次回到冲田君身边,能够再次与冲田君一起战斗,就已经很满足了啊。
  
  即使清楚地知道以后的悲剧,但至少,这一刻的幸福是他们想要守护的。
  
  “毕竟,我们可不是那些复制品啊。”
  
  不是后世时之政府所复制的数不清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而是独属于冲田总司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不过啊,”小清光打了个哈欠,“既然我们算是成功了,那么那些家伙,应该也会很快跟过来的吧?”
  
  “那是当然的吧。”小安定想起了某位魔鬼副长一脸严肃的样子,再想想他的两振刀,微微挑眉,“……我还真有些期待呢。”
  
  还真是挺想看到,那张严肃的脸上出现震惊的神情,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哎呀——已经这么晚了啊。”
  
  和最后一个孩子道别,冲田总司回头,便看见了倚在墙边等他的小清光和小安定,狭长的碧绿眼眸弯成好看的弧度,他朗声笑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啊,现在可以走了哦。”
  
  “回屯所了吗冲田君?”
  
  “唔,我想想,现在糖店应该还没没关门……”
  
  “冲田君,糖吃多了会长蛀牙的啊。”
  
  “刀剑也会长蛀牙吗?真是神奇啊。”
  
  “明明就是在说你啊冲田君!”
  
  “哈哈哈……”
  
  ——结果最后还是抱了一堆糖回屯所。
  
  “冲田君对糖的执念……”
  
  “……还真是可怕啊。”
  
  不知道这个下午那个关于冲田总司和所谓“孩子的母亲”的悲惨爱情故事又演变成了什么样子,总之回去的时候,那些队士们看主刀三人的眼光复杂得简直可以上演一出琼瑶剧,就连那些知情的干部们,投来的目光里也充满了同情和心酸。
  
  小清光和小安定一脸懵逼。
  
  ——鬼知道你们都脑补了些什么啊!
  
  “冲田君……”
  
  “当没看到就好了。”
  
  “……您还真是心宽啊。”
  
  “本来就是没有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在意它呢?”青年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爱刀,语气轻松,“反正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啊,还能更好地掩盖你们的身份呢。是吧?”
  
  小清光和小安定一怔。
  
  “……是呀,为什么要去在意它呢。”
  
  “还愣着做什么?再晚些就赶不上晚饭了哦。”
  
  “是!”
  
  晚些时候,冲田总司似乎是接到了什么紧急任务,与土方岁三还有三番队队长斋藤一一起出去了,不仅一个队士都没带,甚至连小清光和小安定也没能跟着去。作为冲田君的佩刀,这让他们很是失落。
  
  今夜月明星稀,两个小小的孩子坐在中庭里看着那扇大门,像是下一秒就会有人推开它,然后笑眯眯地说“我回来了一样。”
  
  “哦?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带着些讶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回头一看,是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怎么,是在等总司回来吗?”
  
  两个人走过来,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真是的……要等也去屋里等啊。晚上寒气重,虽然是刀剑,但是现在有了人身,万一染上风寒什么的可就糟糕了啊。”
  
  小清光和小安定站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回屋里去。
  
  “那个……”
  
  “嗯?”
  
  小安定低着头,语气也有些低沉:“我们两个……是不是给冲田君添麻烦了?”
  
  “啊?”永仓新八有些诧异,“怎么会这么想?”
  
  “嘛……队士们私下里说的那些话,我们都是知道的。”小清光撇撇嘴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虽然冲田君让我们不要在意,可是……”
  
  不仅是无根据的悲情故事,还有对于他们两个的不满、对于冲田君的不满,如果不是他们的话,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又何必承受这些流言蜚语呢。
  
  这还不算什么。最糟糕的麻烦——还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到幕末时代的那些时间溯行军,一直要黏在冲田总司身边的原因,可不止是因为单纯对于主人的孺慕与思念啊。
  
  “我们担心冲田君啊……”
  
  虽然本体已经用灵力加持过,对付那些东西绝不成问题,但却还是忍不住心底的担忧。
  
  ——到现在为止,这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
  
  但这些他们可不能说出来。
  
  “什么啊,我说你们……”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听了这些话后,竟然笑了出来,“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们以为那是谁啊,总司那小子既然说了不会介意就绝不会理这些。——有副长管着呢。而且啊,能够看见你们出现在他面前,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不,我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不过话说回来,担心什么的……”原田左之助沉吟了一会儿,“你们知道总司他们今晚的紧急任务是什么吗?”
  
  小清光和小安定对视一眼,很诚实的摇头。
  
  他们本来以为是关于长洲的事情才会如此紧急,但是只有三个人出任务却又说不过去。
  
  “这样……”永仓和原田看起来有些苦恼的样子,“那你们——还保留着化成人形之前的记忆吗?”
  
  ——有事情。
  
  付丧神的直觉告诉他们绝对有内幕,犹豫了一会儿,小清光还是坦白:“全都记得。——从第一次被冲田君握在手里,到昨天晚上化形;都是有记忆的。”
  
  原田和永仓看起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近藤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就不用多解释啦,毕竟你们两个,也是砍杀过不少罗刹的啊。”
  
  并没有什么机密被透露的不满,近藤甚至笑着安慰他们:“那种东西可伤不了他啊,既然是总司的刀,也该对他有点信心吧。”
  
  “我们当然相信冲田君了!那可是冲田君啊!”小清光下意识地反驳,然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等等,罗刹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们说的是时间溯行军啊??
  
  “——哎呀,竟然一回来就听到这样的话,那我可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啊。”
  
  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在庭院门口响起,那人披着一袭浅葱色的羽织,碧绿的眸子如往常一样弯着。小清光与小安定马上就跑了过去,“冲田君!”
  
  “哦,回来了吗?”近藤点点头,又看向被斋藤一扛着的“少年”,有些惊讶,“阿岁,这是……?”
  
  “啊,没什么,只是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被看到了。”土方岁三皱着眉 ,“——先关起来吧,明早再来审问。”
  
  小安定看着被带走的早已晕过去的“少年”,也皱起了眉。
  
  这个时候……有发生过这件事吗?
  
  还有什么罗刹……
  
  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的小安定还没思考完,就被揉着头发的大手给打断了。“小孩子学土方皱眉做什么呢,”冲田总司毫不客气地揉着自家爱刀的头,“也多像你们主人我一样笑一笑嘛——对,就是这样 ;小孩子就是要笑起来才好看啊。”
  
  “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借用一下近藤先生的话——”
  
  “作为冲田总司的爱刀,也要对自己的主人有点信心吧。”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