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花的二号机

一号机@萌花,转移阵地中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二天·上篇

     阵地转移中,一号机 @萌花

——————

     ——这是雪村千鹤人生的重大转折。
  
  为了寻找失踪的父亲而女扮男装独自一人来到京都的可怜少女,在失足掉入狼巢之后,即将面对的竟然是——?!
  
  “这孩子看来昨晚睡得很好呢,脸上都印上榻榻米的痕迹了哦。”
  
  “诶?!”
  
  “别开玩笑,总司,他当真了。不……脸上并没有榻榻米的痕迹。”
  
  “阿一,你真不好玩。”
  
  话说为什么要对她一个撞破了他们机密的家伙开这种玩笑啊?!
  
  雪村千鹤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审问,心里头方极了。
  
  “我说,おき……お父さん你才是别玩了啊,明明是这么严肃的审问……”
  
  “哎?清光还没习惯吗?这可不行啊。不习惯可是很麻烦的啊。”
  
  “习惯不了啊お……お父さん。”
  
  加州清光一脸生无可恋。
  
  虽然土方先生给他们安排的身份是父子,但是要真的让他突然叫冲田君为父亲,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习惯啊!
  
  “哎,是吗?”冲田总司笑眯眯地看向另一边鼓着包子脸一脸正经的小安定,“安定?”
  
  “お父さん。”
  
  “为什么你这家伙这么……?!”
  
  “因为是父亲的命令啊。”
  
  小清光:……是在下输了。
  
  雪村千鹤已经目瞪口呆。
  
  什、什么?明明看起来也没多大,居然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吗!
  
  审问还没开始,雪村千鹤看向这位父亲的眼中就已经充满了崇敬。
  
  “……喂安定,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小清光压低声音,小小声地问着旁边的小安定。
  
  “就是要误会了才好啊。你以为土方先生为什么要给我们安排这样的身份啊?”
  
  “可是……”
  
  “没有可是。不要说话。没有看见在审问吗?”
  
  “……哦。”
  
  那之后的一个上午,小清光又在其他干部那里听到了不少情报。
  
  他觉得,这个历史似乎有点不对头。
  
  “喂安定,你认识那什么兰医雪村纲道吗?”
  
  “不认识。”
  
  “那罗刹是个什么鬼啊?”
  
  “不知道。”
  
  “那……”
  
  “不知道。”
  
  “……”
  
  “…………”
  
  “……我说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淡定啊?明明到处都不对劲好吗?”
  
  小安定停下脚步,站定给了抓狂的小清光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然后才道:“那你要怎么办?”
  
  小清光一愣:“啊?”
  
  “我说,就算知道和原本的历史不一样,我们又能怎么办?”
  
  不能怎么办。
  
  “所以说啊……”小安定叹气,“果然是智商跟着身体一样变小了吧?”
  
  “……喂!”
  
  “话说……好像昨晚带回来的那个家伙又闹了什么事情?”
  
  “啊……好像是想逃跑然后失败了。现在在审问。不过为什么又把我们叫过去啊?”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这家伙……!”
  
  两个人一路吵着走到了广间,正巧碰见斋藤一和昨晚被带回来的那个“少年”从里面出来。三番队队长对他们点了点头,示意道:“总司在里面等你们。”
  
  小清光和小安定进去的时候还听见了近藤局长懊恼的声音“竟然没能看出来是个女孩子”,不过这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两振刀分坐主人两侧,小清光刚习惯性地喊了声“おきた……”,一声“冲田君”都还没喊完呢,就听见自家主人带着长长尾音的一声“嗯?”,小安定马上顺溜地接了声“お父さん”,成功得到了主人的摸头杀表扬,“安定真乖。”
  
  小清光瞪大眼睛,内心一片卧槽。
  
  委屈巴巴~
  
  你个心机刀_(:зゝ∠)_
  
  小打刀的小表情成功逗笑了冲田总司,但他很快作出了一脸严肃的表情,正经道:“清光安定,这次找你们过来,是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需要你们的配合,你们能做好吗?”
  
  能让冲田君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那么一定是很重要的任务了!
  
  思及此,小清光和小安定对视一眼,郑重道:“请放心地交给我们吧!”
  
  “哎哎,真是好孩子~真乖。”冲田总司马上换上了标志性的狡黠笑容,“呐,左之,平助,新八,你们怎么样?”
  
  “放心吧你小子,早准备好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事。”
  
  “那么——土方先生?”
  
  土方皱着眉,他看了看主位上笑得开怀的近藤,“啧”了一声,还是无奈道:“随你们去吧。”
  
  小清光&小安定:黑人懵逼脸.jpg
  
  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任务吗??
  
  “啊,是这样没错……到时候你们就这样……对,就是这样,好孩子,真乖……”
  
  “等等、お……お父さん,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
  
  “お父さん,我们……”
  
  “哎,别露出那种表情嘛。”冲田总司微笑,“你们能做得好的,对吧?”
  
  而与此同时,因无意间撞破了新选组机密而被带回屯所、想要逃走却失败的失足少女雪村千鹤,正在进行身为一个乙女游戏女主的重大抉择,最终她选择的是——
  
  “去屯所里逛逛吧。”
  
  ——但雪村千鹤不知道的是,她的人生从此将在一条滚满了泥石流的大道上……一去不返。
  
  “诶,那边怎么那么吵……要过去看看吗?”雪村千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过去看看吧?”
  
  雪村千鹤被好奇心驱使着来到中庭,她所见过的大部分干部都在这里,她不敢出去,躲在檐廊后悄悄看着。
  
  那是……冲田先生和他的两个孩子?看起来好像很愤怒的样子,发生了什么?
  
  “你再说一次——你想要做什么?
  
  冲田总司沉着脸,他面前瞪大了一双葱蓝色眸子的孩子马上仰头大喊:“我要为母亲报仇!我——”他没说完,用宽大的袖袍抹了抹眼睛,那双凝聚着愤怒与不甘的眸子顷刻间变得通红,但孩子却仍然倔强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至少在雪村千鹤眼里是这样的。
  
  少女紧张地抓着柱子,好、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报仇?”年轻的父亲冷着眼,“就凭你的眼泪吗?”
  
  “父亲!”另一个孩子也大声道,“我们、我们是您的孩子!虽然母亲她身份卑下,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她一个人坚强的养育了我们……她告诉我们说我们的父亲是最厉害的武士,他会保护我们……”
  
  小清光声泪俱下,但一直都很严肃的群众演员原田、永仓和平助听到这里却齐齐偏过了头去,雪村千鹤以为他们是不忍,但其实——
  
  妈的,差点笑场_(:зゝ∠)_
  
  小清光抹了抹自己通红的双眼,继续道:“——可是你没有!总之、总之我和安定,我们兄弟两个,一定会为母亲她报仇的!”
  
  此时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来了不少队士。冲田总司沉默着,过了一会儿,突然取下腰间的两振刀,送到两个孩子的面前。
  
  “接着,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复仇的资本。”
  
  围观的队士一片哗然。
  
  “总司!”原田出声呵斥,“你这是在做什么?他们才多大呢!你——”
  
  “已经不小了。”冲田打断他,“我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手里的刀已经染过血了。——怎么,不是要报仇吗?连刀也不敢接吗?”
  
  小清光沉默地看着被送到眼前的刀。
  
  冲田君你是认真的吗?他是“加州清光”不是“大和守安定”啊!为什么要给他“大和守安定”却把他拿给安定啊?!
  
  冲田君你刚才是笑了吧?!
  
  在队士的喧哗之中,小清光和小安定沉默着接过了对方的本体,举起刀作出开战的姿势。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用你跟我自己打啊?”小清光眼眶周围红了一圈,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小声地对对面的小安定说道。小安定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眼泪越抹越多,嘴角扯出一抹笑:“那正好,我也好久没跟你手合了啊。”
  
  身为天才剑士冲田总司的佩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虽然不敢说在剑术上比得过自家主人,却也把自家主人的本事学去了七八。身为付丧神的他们优势要比人类大得多,即使变小了这一点也不会改变。因此,尽管事先被嘱咐过要收敛,尽管手中所持是对方的本体,已经很久不曾手合过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还是让围观的队士们吃了一惊。
  
  “那、那是冲田队长的三段突刺吗?!”
  
  “如此之快的反应速度,根本不像是两个小孩子啊!”
  
  惊呼声接连响起,就连早已知情的干部们也不禁瞪大了双眼。最后一刻,“大和守安定”的刀尖堪堪停在了小安定的脖颈前方,而“加州清光”则停在了小清光的心脏前方。
  
  “这、这……果然不愧是冲田队长的孩子啊!小小年纪便已……”
  
  “又是一代天才啊……”
  
  惊叹声久久不绝,而冲田总司只是眯起了碧绿色的眼眸,没有说话。
  
  群众演员永仓新八似是觉得不忍,皱眉道:“总司!做得太过了。”
  
  一番队队长看了眼震惊不已的队士们,唇边掠过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随即长叹一声,用低沉的声音缓缓道:“想当年,我也是在像你们这样大的时候……现在,你们也要走上这条路了吗?”
  
  年纪最小的藤堂平助低着头双眉紧皱,肩膀抖个不停。
  
  糟、糟糕!不能在这个时候笑出来!
  
  冲田挑眉看了他一眼,继续低沉道:“——意志很坚定,不过,暂时先死了这条心吧。”
  
  小清光瞪大通红的双眼,不可置信道:“父亲!为什么?”
  
  冲田总司一边腹诽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母亲啊一边将爱刀佩回腰间,沉着道:“刀不是为了仇恨而出鞘的。”接着他半蹲下身,伸手附上孩子还带着泪的脸,说出与刚才自相矛盾的话语,“你们两个——还是太小。”
  
  这戏剧性的发展让围观队士一片唏嘘。
  
  “你们跟我过来。”
  
  “……父亲?”
  
  “你们明天跟我一起去巡逻。”他一字一顿道,“从明天开始,我亲自指导你们。”
  
  “是,父亲!”
  
  躲在檐廊之后观完了全程的雪村千鹤紧紧捂着嘴,内心酸涩不已。她本是惊奇于冲田总司这么年轻就有了两个这么大的孩子,却没想到,背后的真相居然如此令人心酸……
  
  #冲田线·GameOver#
  
  “父子”三人走之后,几个群众演员干部喝退了队长们便跟了上去。一进广间,小清光和小安定就马上把袖子里藏着的生姜片和红辣椒抖了出来,小清光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冲田君,以后再有这样的任务,请务必允许我拒绝!”
  
  连“お父さん”都不喊了。
  
  “啊,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永仓新八和藤堂平助笑得腰都要直不起来了。“哈哈哈总司你——哈哈哈你们——”“真可惜阿一去巡逻了看不了哈哈哈哈哈——等他回来了、我一定,一定好好讲给他听哈哈哈——”
  
  话都捋不直了。
  
  原田虽然没有这两个这么夸张,但肩膀也一直在抖。冲田总司看着自己的同事笑得仿佛两个智障,爱刀又哭得心酸不已,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喂喂,我说你们,太过分了啊?”
  
  “哈哈哈我们的父亲是最厉害的武士哈哈哈哈哈——”
  
  “——我们的母亲坚强的养大了我们哈哈哈!”
  
  “喂喂!!”
  
  小清光和小安定辣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山崎给他们找来了湿毛巾,小清光万分心累地把自己的脸埋进湿毛巾里,泪流满面。
  
  “……一群戏精。”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