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花的二号机

一号机@萌花,转移阵地中

【薄樱鬼×刀剑乱舞】冲田组的第二天·下篇

阵地转移中,把以前的文章都搬过来,一号机 @萌花

————————————
  
  加州清光觉得有哪里不对。
  
  划重点,是加州清光,不是小清光。
  
  之所以化成小孩子的样子,一是为了减少灵力损耗,二是因为冲田总司喜欢小孩子,只要他们想变回来还是能变回来的。
  
  所以说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小孩子更容易打消人的戒心,却也更让人不放心。
  
  “——所以你想说这就是冲田君又不带我们出任务的理由?”
  
  是的,又。
  
  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啊,大概是的。”小清光伸着白白嫩嫩的小爪子看着已经开始褪色的指甲,一边可惜居然忘了带上指甲油,一边回道,“——不过,你会乖乖待在屯所里吗?”
  
  小安定马上反问:“你会吗?”
  
  虽然敬爱冲田君,可也不是什么话都会乖乖听的好孩子哟。
  
  虽然打刀夜战及不上短刀和胁差,已经大概摸清了罗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清光和安定还是一致认为这玩意儿并不难搞——反正肯定没有四花短或者五花枪难搞。
  
  然而我们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神奇的存在,叫做乌鸦嘴。
  
  这个时候的冲田总司还只是以为他的刀成精了,对时之政府和自称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时间溯行军之间的那档子事儿还什么都不清楚,也就更不可能知道什么叫刀装、夜战、御守之类的了。
  
  于是加州清光看着面前衔着短刀的骨蛇,终于想起来了哪里不对。
  
  ——作为一振二花打刀,他得在没有刀装、没有御守的情况下,跟面前的四花短和五花枪,一骑单打。
  
  不对,他连骑都没得骑。
  
  有谁还特么记得这是夜战??
  
  加州清光紧握着灵力所化的本体——他真正的本体还在冲田总司身上——心想,啊,真是背到家了。
  
  就不知道跟他分头行动的大和守安定是不是也这么背。
  
  毕竟,这玩意儿是真难搞。
  
  虽然不是后世那些复制品,但加州清光在解决完这些溯行军和大和守安定会面的时候还是衣衫不整地顶了个显眼的中伤标志,还黄脸了。然而对面那一袭新选组羽织的少年却一脸神清气爽,身上甚至连个小口子都看不到。
  
  加州清光:……
  
  为什么他连真剑都爆了这家伙却嘛事没有还神清气爽?!
  
  “你怎么弄成这样?”大和守安定有些疑惑,“不过是些杂鱼,你……好的我知道发生什么了先把刀收回去好吗冲田君说我们要和谐相处。”
  
  “杂鱼?!”加州清光终于没忍住叫了出来,“你管两振四花短刀和五花高速枪叫杂鱼?!谁还记得我是二花打啊!啊?!”
  
  大和守安定被他吼得虎躯一震,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平静道:“你真倒霉。”
  
  加州清光这次真的黑脸了。
  
  然后他看到,大和守安定的头上,缓缓地、缓缓地冒出来了一个大毛球。
  
  还在抖。
  
  加州清光:?!!
  
  “卧槽卧槽安定你头上长球了啊怎么回事你是被毛球妖怪附身了吗?!”
  
  ……毛球妖怪是个什么鬼啊。
  
  大和守安定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接着他转过身,一只手把站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小东西拎了起来。
  
  “噫——”
  
  ——那是一只萤草。
  
  “小草乖。”容貌清秀的少年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这个哥哥也受伤了,他很可怜的,你能帮帮他吗?”
  
  “好、好的!”
  
  这只草立马严肃了起来,挥起大毛球(bushi)就要施展治愈之光,加州清光一惊,连忙道:“等、等等——!”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你是想以这幅模样去见冲田君吗?”
  
  加州清光秒怂。
  
  绝不能让冲田君看到这样一点都不可爱的样子!
  
  “啊,我说……”
  
  “你说。”
  
  “你是怎么捡……碰到她的?”这可是在京都啊,谁能随随便便在京都的大街上捡到一只萤草啊?!
  
  “我本来以为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大和守安定一只手摸着下巴,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她被一个罗刹袭击,我刚打算过去救人,然后她叮了一下……”
  
  “叮了一下?”
  
  “对,叮了一下。然后那个罗刹就直接变成渣……变成灰被风吹走了。”
  
  加州清光:……
  
  黑发红眸的少年看着娇小的小萝莉模样的小妖怪,内心一片卧槽。
  
  “你特么是在逗我??”
  
  “……爱信不信。”
  
  #看什么看!你爸爸就是你爸爸!#
  
  不过,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他们既然遇见了溯行军,那么出来执行任务的冲田君也说不定会遇见。冲田君现在对这些事情一概不知,也并没有质疑主人实力的意思……可还是怎么想怎么担心。
  
  “——带上她么?”
  
  “有奶妈不带你是不是傻?”
  
  “……喂。”
  
  只需抬头看,京都那墨黑夜幕之上嵌着的鎏金圆环,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灯。
  
  事实证明,带上萤草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虽然还是没看到冲田君(……),但却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罗刹尸体,以及——被溯行军包围的土方和原田。
  
  “土方先生!原田先生!”
  
  把萤草放在安全地带,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冲过去几下解决了围攻两人的溯行军。普通溯行军并不难对付,只是不具有灵力的普通冷兵器对它们起不了作用而已。不过,这边竟然连一个三花以上的溯行军都没有,那就说明——
  
  啊,这么一想,我还真是倒霉啊……
  
  啊,这么一想,清光那家伙还真是倒霉啊……
  
  “土方先生、原田先生,你们没事吧?”
  
  大和守安定将本体回鞘,看向两个露出惊讶神色的人。原田皱着眉,眼前这个穿着蓝白山字纹羽织的少年的面容与那个孩子的面容重合到了一起,他又看向加州清光,不敢置信道:“你们、你们是清光和安定?总司的刀?!怎么变成——”怎么突然长得这么大了?!
  
  “啊,是我们没错,这个说来话长了……”加州清光有些苦恼要怎么解释,“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治疗一下身上的伤吧?小萤草……”
  
  “等等!”土方蹙着眉,冷声打断他,“也许在总司回来之前,你们会更愿意解释一下刚才的怪物是怎么回事?还有——”
  
  他抬头,纯紫的双瞳中稳稳地嵌着一轮鎏金的圆环。
  
  “——天上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是……等等土方先生你能看见吗?!”加州清光真的被吓到了。
  
  “那么显眼为什么看不见?原田——”
  
  “土方先生。”
  
  原田左之助认真的看着他,一只手指着天空。
  
  “虽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怎么可能啊那种事情!那里明明就——”土方的话突然顿住,他转过头来,露出那属于新选组“魔鬼副长”的冷厉神情,一字一顿道,“那么,好好解释一下吧。”
  
  “总司的刀。”
  
  加州清光沉默捂脸。刚刚才被萤草奶成樱吹雪的他头上又挂了个惨兮兮的黄脸。
 
  他还能说什么?
  
  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迟疑道:“冲田君……”
  
  “啊,刚才那些怪物突然出现的时候,有一个罗刹趁乱逃走了。”回答的是原田,“总司去追那个罗刹了,这时候也该回来了……”
  
  大和守安定瞬间想起了那个被萤草叮成灰灰的罗刹。
  
  “是、是吗?”大和守·冲田头号迷弟·安定突然开始心虚,“那冲田君,可能得白跑一趟了……”
  
  “为什么?”土方冷着一张脸,连声音也是冷的,“你们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心虚的大和守安定:……
  
  我们知道的可多了,但不能跟你说啊。
  
  “哎呀哎呀,可真凶啊。”熟悉而亲切的声线微微上扬,拉长的尾音中带着笑意,“对我家孩子也稍微温柔一点嘛,土方先生。——嗯?你们两个躲着做什么呢,不是说很想见到土方先生的吗?”
  
  青年带着玩味般的表情缓缓开口。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还不出来吗?”
  
  土方岁三瞬间睁大了眼。
  
  “……我就知道是你们。”加州清光放下捂着脸的手,“土方先生说能看见的时候,我就猜到是你……们了……”
  
  “喂!你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啊?!”面前披着新选组羽织的黑发小孩子鼓着一张可爱的包子脸,十分不满加州清光的反应,“不就是因为灵力暂时失调变成小孩子的样子了吗!给我收起你那可笑的表情啊,我可是帅气与实用兼备的刀……大和守安定你也是!”
  
  简、简直,简直可爱到犯规啊!
  
  “兼桑!不要跑那么快,等等我啊!”
  
  同样因为灵力失调而变小的堀川国广追了过来,因为本体是胁差的原因,此时的他看上去比小和泉守还要小上一圈。小堀川的怀里还抱着一件染血的诚字羽织,他天蓝色的双眼在看到土方岁三的那一刻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土方先生!兼桑!是土方先生啊!!”
  
  小和泉守果然被这一句话吸引去了注意力,也不再管加州清光是什么样的表情了,转身就往土方岁三的方向跑。然而也许是因为还没有习惯这一具小孩子的身体的原因,小和泉守才跑了两步,就“piaji”一下……摔倒了。
  
  他、和泉守兼定,帅气与实用并重的刀,在再次见到敬爱的土方先生时,摔倒在了土方先生面前。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啊啊啊兼桑你没事吧?!”
  
  土方岁三:……
  
  土方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摆个什么表情出来。
  
  听说这两个小崽子是他的刀??
  
  也许是因为身体变小而导致智商也跟着变成了小孩子心性,小和泉守在被小堀川扶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居然是跑到主人面前委屈的求抱抱。
  
  土方岁三:……
  
  “兼桑!不能这样啊!土方先生会很为难的……”
  
  土方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
  
  “诶?真是的,那时候清光和安定也没有向我要抱抱啊。”冲田总司一副可惜的表情,“现在长大了,不能抱了啊。”
  
  “冲田君——!”
  
  土方岁三还是没有抱小和泉守,小堀川怀里染血的羽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啊,这个。”冲田总司摸着下巴,“这是那个罗刹的。安定说的对啊,我确实白跑了一趟呢。嗯?”
  
  这一声“嗯”是对着大和守安定的。
  
  大和守安定觉得这事儿很难说清楚,于是直接指着地上的罗刹尸体让萤草叮。
  
  “叮~”
  
  地上瞬间只剩下染血的羽织。
  
  冲田总司:“……原来如此。”
  
  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毁尸灭迹(bushi)必备啊!
  
  没得到抱抱的小和泉守很不开心。
  
  小堀川觉得心很累。
  
  土方也觉得很心累。
  
  他刚想起来刚才的事情还没得到解释,转头看去,却发现两个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小小的团子。
  
  土方岁三:……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
  
  冲田总司看着那边哄着小和泉守的小堀川,又看了看自家的两个包子,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然后露出了一个和(gao)蔼(shi)的笑。
  
  “呐,”
  
  他笑着说道,
  
  “——要抱抱吗?”

评论(4)

热度(47)